咖啡豆

哥斯达黎加塔拉珠咖啡豆 新鲜烘焙咖啡豆包邮团购特价仅售¥59

咖啡豆团购:哥斯达黎加塔拉珠咖啡豆,新鲜烘焙咖啡豆两包共400克包邮团购特价仅售¥59。由贝贝咖啡资深会员胖兜兜提供。


哥斯达黎加位于中美洲地峡,北纬10°,西经84°。东临加勒比海,西靠北太平洋.哥斯达黎加位于中美洲低纬度的火山带上,中央高原及山区海拔约800~2000公尺,适合咖啡生长。哥国咖啡向来以风味极均衡、极干净、极清亮、带浆果风味的水果酸著名。极优秀的哥斯达黎加咖啡余味会出现香料味以及可可风味。该国最著名的大栽植区是靠近首都圣荷西的塔拉珠(Tarrazu)。塔拉珠产区平均纬度最高、气候、土壤条件极佳,造就塔拉珠在哥斯达黎加最著名、也是一般公认最优秀的咖啡大产区,三水河(Tres Rios)是塔拉珠产区内著名的小产区。精品咖啡世界中最著名的哥斯达黎加单一庄园咖啡是年产量仅十六万磅的塔拉珠区拉米妮塔(La Minita)庄园。哥斯达黎加的气候条件截然不同,彻底颠覆了一年四季的分类,这里只有两个季节,4月到12月为冬季,降雨多,12月底到第二年4月为干季,也称为夏季。首都圣何塞的年平均气温最低为15℃,最高为26℃;沿海地区的气温相对来说比较高,加勒比海地区的夜平均温度为21℃,日平均温度为30℃。





由于咖啡种植业哥斯达黎加为比较高级的职业。咖啡农在哥斯达黎加的地位很崇高。1897年,首都市民见证咖啡富豪捐赠的国家剧院落成。咖啡财富为哥斯达黎加的政治,经济和民主带来稳定力量,是中美洲国家所罕见的。另外,哥国订有法律只允许栽植阿拉比卡,罗巴斯塔在其境内属“违禁品”,也是世界仅见的创举。

哥斯达黎加的产量不大,年产量约11万吨上下,在中南美洲排名第七。哥国以新近的咖啡品种为主,如卡杜拉,卡杜艾,新世界等,古老的波旁和铁比卡并不多见。境内也衍生不少变种,最有名的是波旁变种薇拉莎奇,属于风味优雅的品种,巴西也引进栽种,曾得过奖。另外,哥国研究机构不遗余力改良混血的卡提摩,试图降低粗壮豆血统,并增强卡提摩的阿拉比卡风味,近年已出口到亚洲试种。

哥斯达黎加多半采用水洗处理,近年也出现另类的半日晒处理法(Miel)或称(Honey Coffee),可译为“甜如蜜”处理法。哥国标榜“甜如蜜”处理的咖啡,均在麻布袋上打上大大的(Honey Coffee),颇为抢眼。它改良了巴西半日晒法以增加甜味,重点是尽量完整保留黏在豆荚上的果胶层,去果皮后将黏黏的豆荚移到户外的高架棚,类似肯亚得做法,以免吸收土地的杂味和湿气,然后暴晒,风干约一至两周。这期间每隔一小时就得去翻动豆荚,使之均匀干燥,让豆子充分汲取厚厚果胶层的果香和糖分精华,脱水后还要置入木质容器熟成。极为费工,但“蜜酿”的成果喝起来甜如蜜。缺点是此处理法风险很高,天气太潮湿时很容易发霉腐败。哥斯达黎加并不比干燥,却敢于采用长时间暴晒的处理法,令人捏把冷汗,但这也体现哥斯达黎加艺高人胆大的咖啡工艺。


哥斯达黎加的风味向来四平八稳,少了危地马拉的尖锐,喝起来相当的温和柔顺,酸香,甜香和巧克力苦香,兼容并蓄,极为平衡,是极品咖啡的经典风味。七大咖啡产区如下:杜里艾巴山谷(首都圣荷西东北部),中央山谷(圣荷西西北部),西方山谷(首都西部),三河区(首都东侧),布兰卡(首都东南),奥罗西(首都北边),塔拉珠(首都南边)。其中以中央山谷,塔拉珠,以及三河产区最著名。原则上,坡地面向太平洋的咖啡比面向大西洋的品质为佳。2007年的哥斯达黎加杯测大赛,冠军农庄塞罗巴朵位于圣荷西市南边的塔拉珠产区,但中央山谷区也表现不俗,二至四名都出自此区的纳兰荷市,三河区似乎被冷落了。

塔拉珠产区的拉米尼塔农庄,其层层把关的严格管理奠定了世界级的口碑,吃香欧美市场大半世纪,堪称全球知名的咖啡庄园。拉米尼塔意指“小金矿”,西班牙人殖民以前,印地安人就常在目前农场位置挖金矿,可谓一块福地。拉米尼塔每年约生产100万磅咖啡豆,经过挑选去除瑕疵(70%以上被淘汰),只剩下29万磅高级品卖到精品市场,绝非浪得虚名。改庄园的咖啡以苹果与柑橘的酸香,牛奶与松露的浓郁,以及丝绸的精致口感见称,海拔约1200-1700公尺。另外,三河区也是个名产区,位于首都东面不远的伊拉珠火山与河流构成绝佳微型气候区,但近年来市区逐渐向郊区伸延,农地纷纷卖给开发商,致使三河区的咖啡产量锐减,产量几乎被星巴克包下大半,业界不易买到。此区知名农庄阿奎斯葛拉斯从1857年坚持至今,历史悠久,明亮果酸柔和不锐,坚果,花香太妃糖甜香迷人,是此区咖啡特色。

哥斯达黎加的咖啡技艺甚高,不论育种,栽植或后段加工(水洗,半日晒)足为各产国借鉴。但名产区供不应求,不肖业者常以其他二流产区混充精品豆,距离塔拉珠百里之遥的产区也敢以塔拉珠之名浑水摸鱼,不得不慎。

哥斯达黎加咖啡一般采用中度的烘焙手法来体现咖啡豆的中性酸味和香醇度,生产出的咖啡经烘焙后是体现大粒型状态。

评论